发夹娱乐

您现在的位置是: 首 页 > 综合 > 毛岸英是谁的孩子-萨尔是谁的孩子

综合

毛岸英是谁的孩子-萨尔是谁的孩子

2019-12-18综合
萨尔是谁的孩子“据说杜隆坦和德拉卡当年都没有饮下恶魔之血,为什么他们的孩子——萨尔的皮肤却是绿色的?”“好吧,那我来给你讲一个传奇故事。”尼鲁瓦纳的声音变得兴致勃勃:“故事的主角是一位卓越的兽人战士,不,卓越这个词在他身上已经显得太过平庸了,他根本就是一个传奇。那是在德拉诺大地最好的时代,兽人氏族间虽不过份亲密,但也包容互助,与德莱尼人保持着和平的商贸,唯一的敌人只有食人魔和戈隆。在一次单独狩猎中,他救下了一位青涩美丽的兽人女孩。女孩因为天生孱弱而随父母刻意远离氏族的庇护,僻居在外,独自历练。战士钦佩她的勇气,于是经常邀请她与自己一起狩猎,并传授她战斗技巧。没过几年,她便成长为一个健美、娴熟的

萨尔是谁的孩子

“据说杜隆坦和德拉卡当年都没有饮下恶魔之血,为什么他们的孩子——萨尔的皮肤却是绿色的?”

“好吧,那我来给你讲一个传奇故事。”尼鲁瓦纳的声音变得兴致勃勃:“故事的主角是一位卓越的兽人战士,不,卓越这个词在他身上已经显得太过平庸了,他根本就是一个传奇。那是在德拉诺大地最好的时代,兽人氏族间虽不过份亲密,但也包容互助,与德莱尼人保持着和平的商贸,唯一的敌人只有食人魔和戈隆。在一次单独狩猎中,他救下了一位青涩美丽的兽人女孩。女孩因为天生孱弱而随父母刻意远离氏族的庇护,僻居在外,独自历练。战士钦佩她的勇气,于是经常邀请她与自己一起狩猎,并传授她战斗技巧。没过几年,她便成长为一个健美、娴熟的女战士,这反而令他很苦恼,因为他发现自己早已爱上了她,可他们是不同氏族,无法通婚。很快,令他害怕的时刻终于来临,在一次狩猎后,女孩坦言已接受了自己氏族酋长的求婚,这是他们两人之间的最后一次狩猎。他忍痛看着她成为别人的新娘,失去她的痛苦令他在之后的黑暗时代里第一个喝下了恶魔之血……”

“泰坦在上!”泽西塔惊呼道:“你说的竟然是格罗姆.地狱咆哮,怎么可能?”

“耐心些,耐心可是炼金学徒必备的品质,我们离答案已经很近了,耐心听下去。”尼鲁瓦纳故意放慢说话的节奏。

杜布勒斯发现连自己都忍不住专注凝听。

“在即将穿越黑暗之门的前夜,他,好吧,现在你已经知道了,格罗姆,单独约见了心爱的女子最后一面。对将来的未知像毒液般漫上他的心头,或许是恶魔之血吞噬了他的理智,他疯狂地把她扑倒在地,强行占有了她。之后女子随酋长丈夫来到艾泽拉斯产下一子。出于羞愧,她对林间古树忏悔了曾经的那一幕,无意间被森林之王塞纳留斯听到。之后的事,众人皆知:森林之王死于血吼之下。但塞纳留斯生前曾将这个秘密吐露给他的牛头人弟子凯恩血蹄,这也导致了后者死于加尔鲁什之手。”

“不!这绝不会是真的。”杜布勒斯都忍不住惊呼。

“这是真的。”尼鲁瓦纳斩钉截铁道:“萨尔从格罗姆那里知道了自己的身世,那场热闹的玛格汉寻亲,找的并非祖母,而是自己的弟弟。这也是为什么他最终会选择离开霜狼氏族,留在玛格汉,并且力排众议把大酋长之位传给加尔鲁什。为了铲除异己,萨尔甚至不惜派小萨鲁法尔远征诺森德,令其成为霜之哀伤下的亡魂,为加尔鲁什的接位铺平道路。这,就是一切的真相。”

“够了,这些胡言乱语如果被古伊尔听到,他会用大地之力把你碾成粉末的。”杜布勒斯警告道。

尼鲁瓦纳轻笑道:“他已经离开了。况且,这些并非胡言乱语,而是麦迪文在卡拉赞图书馆中留下的亲笔记录。作为这个世界曾经的守护者,他观察着世间万物,掌握着无数不为人知的秘密。他图书馆中所记录的文档堆积如山,但是即便他死后也没几个人敢进入那座塔,因为有传言说其实他并没有死,只是彻底摆脱了黑暗泰坦的掌控,成为了一种更为超然的存在。”

“显然,再超然的存在也无法阻挡伟大的破影者那颗窥探世间秘密的心。”杜布勒斯嘲讽道。

尼鲁瓦纳辩驳道:“杜布勒斯,我亲爱的朋友,这个世界有两种人,一种是只对事情的结局有兴趣,另一种则是对事情的起因才更有兴趣。事实证明,转动命运之轮的人,通常都是后者,不是吗?”